上海到山东专线
现在时刻:

运行线路

上海至菏泽物流

 

上海←→菏泽

 


矿场、港口的监管容易实现,但面对省内数以万计的物流场站,源头监管的难度异常之大。但是,顶着被罚风险,冒着生命危险,大货车司机为什么要多拉快跑?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,如今货运行业已经形成了“压价→超限超载→运力过剩→再超限超载”的恶性循环链条。有大货车司机告诉记者,“眼下不是敢不敢超载的问题,是你敢超载多少的问题。”有多名大货车司机认为,目前经济形势疲软,货运市场供求失衡,车多货少,上海至菏泽物流车主为了揽取生意,以竞相压价承揽货源,以超限超载来获取利润,超得越多,赚得越多。“没办法,本来3000块钱能干的活,有人却出2800块钱,如果你想拿下来,就必须敢比别人拉的多。现在市场太混乱了。”一位货车车主这样对记者说,“现在真正跑大车的,利润空间已经很小了,上海至菏泽物流司机工资高,货车贵折旧还快,一家老小还得吃喝,市场竞争大,逼着只能多拉货。”据统计,山东省营运货车达105万辆之多,道路运输业户中个体户占90%以上,户均1.6辆车。而物流场站更是数不胜数,运输业户规模小、集约化程度低,长期的散、小、多的发展模式,使得超限超载行为难根治。